記者_雷順莉
  一隻類似小霸王游戲機時代粗糙像素的小鳥,根據玩家點擊屏幕的頻率而上下浮動往前飛,在飛行的過程中,還要穿越上融資下兩根水管之間留出來的空隙,這是一款由越南開發者Dong Nguyen製作開發的手機游戲Flappy Bird。
  就是這麼一款操作簡單,畫風粗糙的游戲,成為了世界各國“受虐狂”的最愛,玩家們都在各種社交平臺分享自己的“受虐”過程票貼,Flappy Bird在推特上將近有6萬人參與討論。甚至Dong Nguyen飲槍自殺的虛假報道都能引起關註。
  當聽到Dong Nguyen急流勇退宣佈要將Flappy Bird從APP Store下架時,甚至有粉絲發佈推特稱,如果這款游戲下架,要麼就殺死做這個決定的決策者,要麼就自殺,與此同時還配上了自己烤肉口中含槍的自拍圖片,這當然是粉絲開的一個玩笑而已,但也無疑證明瞭這款游戲是多麼的令人“上癮”!
  簡潔懷二胎舊也能上癮
  關於Flappy Bird的走紅,一位深圳手游行業人士熊昉認為,正是因為該游戲的粗糙復古才能打動白領的心。因為按照白領的時尚學問而言景觀設計,越是講究生活質量的人,越是講究簡潔舒適,就例如優衣庫和無印良品等以簡潔設計才廣受白領好評一樣,而那些製作精美畫風華麗的游戲比較符合穿著花花綠綠,髮型爆炸多色的城鄉“殺馬特”的心理需求,因為人往往缺失什麼,就渴望在虛擬世界得到什麼樣的補償。
  “網頁游戲是得屌絲者得天下,因此畫風一定要精美,要大製作大手筆。”熊昉認為,手機游戲一般都是白領用來打發碎片時間的,因此游戲的設計要簡單又富有趣味就容易深入人心。而城市白領又是一個社會潮流引領者,只要能夠在白領之間火的東西,幾乎在整個社會都能站住腳。況且Flappy Bird的游戲更是抓住了讓玩家產生“我再細心一點就一定能比之前更好”的心理暗示,“這也是一個容易讓人上癮的原因”。
  熊昉還舉例說,就好像微信剛剛開發的移動端游戲《打飛機》也是一款畫質和設計都不能與其他游戲媲美的,但由於簡單的設計和玩法,以及與好友比分的激勵下,《打飛機》也曾創下佳績,但後來《打飛機》變成《全民打飛機》以後,畫面變成彩色,畫風更精緻,玩的人反而少,至少很難形成潮流,畢竟社會的核心群體城市白領沒有參與,“一定要抓住白領這種善於自嘲的心理”,熊昉說。
  而Dong Nguyen的聰明之處還在於,沒有在Flappy Bird游戲之中植入任何內購增值服務的消費項目。在手機游戲當中植入增值服務購買諸如道具等增值服務而失敗的游戲是有先例的。在開發商寶開(PopCap)開發製作的《植物大戰僵屍》大獲成功之後又熱烈推出《植物大戰僵屍2》,但就是因為開發商試圖通過增加游戲難度的設計,來吸引玩家購買游戲內部增值服務,《植物大戰僵屍2》傷透了那些翹首企盼玩家的心,以至玩家們紛紛吐槽,寶開(PopCap)到底是有多差錢!
  相對於那些製作精美,游戲難度循序漸進精心設計的游戲而言,Flappy Bird的意外走紅難免令人有幾分咋舌,雖然這款游戲是2013年5月就在App Store上線,而直到2014年1月才開始形成熱門話題,並且在App Store和Google Play免費應用商店下載超過5000萬次,評論也超過50萬條。
  也正因為如此,也有游戲分析師懷疑Dong Nguyen有作弊的嫌疑,但Dong Nguyen對外界的回應是,如果自己在游戲推廣上有貓膩的話,蘋果公司是不會坐視不管,還讓自己的產品在線這麼久。
  對於Flappy Bird的走紅,也有業內人士認為,該產品有可能被游戲分析師PewDiePie轉播以後形成口碑傳播。PewDiePie曾在1月27日發佈了一則Flappy Bird的游戲視頻,該視頻的點擊量累積達到540萬。另據Google trends數據顯示,Flappy Bird從27日之後,檢索量開始爆發性增長。PewDiePie在Youtube上有2242600人訂閱他的個人頻道,他的頻道主要以游戲評論視頻為主,是You tube上截至今年一月份訂閱人數最多的頻道。
  “請大家還我平靜”
  當其實Flappy Bird最初上線,是以擺擂臺的形式來吸引玩家的,游戲開發者Dong Nguyen自己組織了一場比賽,第一次在比賽現場玩,Dong Nguyen的成績是44分,然後就有玩家以超越44分為目的而奮鬥,而由於游戲的特點也不是那麼容易能夠控制小鳥順利通過空隙,更是激起了挑戰者的興趣和鬥志。
  與此同時,這款游戲也從一開始的名字“FABY”更改為“Flappy Bird”,因為Dong Nguyen發現已經有游戲取名叫做“FABY”了,但Dong Nguyen卻更喜歡最初的名字。
  到了聖誕節期間,Dong Nguyen發現已經有玩家開始圍繞Flappy Bird在社交網站上寫有趣的評論了,因此,Dong Nguyen的推特也更新得更加頻繁了,並且還與網友互動。但更讓Dong Nguyen感到意外的是,這款游戲開始出現有廣告客戶上門談合作,網絡上傳言Flappy Bird每天能夠有50000美金的廣告收入,但Dong Nguyen卻表示,我不知道有多少收入,但應該不少。並且Dong Nguyen也說過,關於這款游戲,是沒有做過任何推廣的,因為他沒有推廣費,也沒有想過要把這款游戲做紅,總共開發寫程序也只花了兩三天時間。
  但口碑一旦形成,就容易形成病毒營銷,容易傳染身邊的人。伴隨著游戲的大火,最初參與Flappy Bird擂臺比賽的玩家發現,最初游戲記錄者居然是這個游戲的開發員,於是他們開始惡言攻擊Dong Nguyen,說他是游戲公司任天堂開發的《超級馬裡奧》的抄襲者,但是Dong Nguyen卻不同意這樣的指責。
  伴隨著指責而來的,還有各路投資者,以及各家媒體的新聞記者,Dong Nguyen表示,還有的記者已經跑去越南河內找他,甚至在家門口堵截他。Dong Nguyen開始吃不消這樣的關註度,他也開始懷念作為一個個體游戲開發商那種能夠專心創作的日子。“請大家還我平靜。” Dong Nguyen說道。
  於是,Dong Nguyen決定將Flappy Bird從APP STORE以及安卓市場下架,釋放玩家們那些受虐的心。但他表示,以後還會繼續開發游戲,並且知道這種簡單懷舊游戲風格廣受歡迎之後,他也會在以後的游戲開發當中,融入這樣的風格。
  不死鳥回歸?
  但一個Flappy Bird下架之後,卻誕生了千千萬萬個“Flappy Bird”,跟隨在Flappy Bird之後的有“Flappy-Bee”,“Flappy Plane”。而還有的克隆者是以相近的游戲風格但卻用了不同的名字順利通過了蘋果和谷歌的審查,例如“SplashyFish”和“Ironpants”
  而加拿大溫哥華的一位游戲開發者Ken-Carpenter新開發的游戲卻沒有通過蘋果的審查,他最近在蘋果AppStore申請將自己開發的游戲軟件“Flappy Dragon”上架,但是遭到蘋果拒絕。蘋果在答覆中稱:“我們發現你的軟件名字,在模仿一款流行游戲。”
  一個名為Kuyi Mobile的移動軟件開發商,也通過微博對外表示,近來有許多開發像素鳥克隆軟件的開發者,遭到了蘋果的拒絕。
  除了蘋果之外,谷歌的Play數字內容商城,也在採取行動。多家開發機構表示,最近名字中包括“Flappy”的游戲軟件,也遭到谷歌拒絕審核通過。
  在Flappy Bird的克隆者們還在與蘋果和谷歌展開“殊死搏鬥”之際,Dong Nguyen發佈的一條推特又開始為即將平靜的湖面擲入一塊大石,激起無限波瀾。“如果有1萬個從心底裡喜歡Flappy Bird的人關註我的話,Flappy Bird也能回來的吧”。但隨後卻又刪除了該推文。事實上,Dong Nguyen已經將包含Flappy Bird升級版在內的3款游戲在App Store提交了上架申請。儘管如此,Flappy Bird能不能一如既往地大紅大紫,還得由各路玩家說了算!  (原標題:Flappy Bird玩到死)
創作者介紹

林曉培

hj33hjmsa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